首页 >> 最新文章

猪流感病毒在传播方式上危害大于禽流感淮北

2020-06-30 13:57:02 淮北    

猪流感病毒在传播方式上危害大于禽流感

CCTV《新闻会客厅》4月28日播出《中国:积极防控猪流感》,以下为节目实录:

4月13日,墨西哥发现首个病例,至今确认及疑似猪流感死亡152人,感染或疑似感染4000人。

4月17日,美国发现首个病例,至今确认感染50人。

4月26日,新西兰、法国、西班牙、以色列、英国先后报告发现疑似感染者。同日,美国的邻国加拿大报告6例确认感染者。

截止到今天下午4点,又有澳大利亚、哥伦比亚、巴西、危地马拉、智利、阿根廷、秘鲁、哥斯达黎加、瑞士、丹麦、爱尔兰、捷克、波兰、俄罗斯、挪威、韩国等多国报告有疑似感染者被发现。英国和西班牙则报告确认了3名感染者。

在墨西哥爆发猪流感疫情后,世界卫生组织在第一时间密切关注此事,发出警告,把这一事件定义为:“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态”。

有美国的医学专家称,考虑到流感病毒的传播速度惊人,当大家发现病毒感染者出现时,可能已经错过了控制“控制这种新病毒扩散”的最佳时机。

下面请进今天的嘉宾。

【深度访谈:中国:积极防控猪流感】

李小萌:在非典、禽流感之后,现在猪流感又向人类发起了挑战,而且证明已经出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在世界上几个国家出现了病例,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又该如何应对。今天我们请到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欢迎您舒主任。像这个病例在墨西哥、美国、新西兰、法国、以色列都发现了,现在对中国来讲这个影响是怎么样的?

舒跃龙:对中国来说是,简单来说,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为大家知道传染病是没有国界的,这次猪流感病毒感染人应该可以说是一个新发的传染病,虽然没有发生在我们国家,发生在别的国家,但是由于这个传染病的特点,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也是一个大的威胁,所以我们尽快做好准备来应对这件事情。

李小萌:我们先从这个病的特点先说一说,它跟禽流感或者跟非典来看,它的不同之处,它的危害程度是怎么样?

舒跃龙:首先解释一个猪流感,什么是猪流感,猪流感其实是流感病毒里边的一种集中亚型感染了猪之后,我们称之为猪流感,现在感染猪的主要是两种亚型,一种是H1N1,一个是H3N2,主要是H1N1为主,就是说这次引起疫情的病毒也是猪流感H1N1的病毒,这种病毒感染猪以后,在猪里面也会发现一些临床症状,比如发烧等等。

李小萌:这是很早或者市场时间就存在的?

舒跃龙:一直就这么认识的,并且在猪群里面应该说是普遍流行的这样一个传染病,但是猪流感不容易突破种属的屏障,感染人,在过去几十年是发生过偶然的病例。

李小萌:就是猪传人的病例发生过。

舒跃龙:猪感染人的病例应该这么解释,猪感染人的病例发生过,但是它不是像这次一样,在很短时间内有这么多病例,涉及到这么多地区,涉及到这么多国家,而是在一些从事猪的相关职业,比如养猪、宰猪,这样养猪的职业人群里面有所偶然的情况下感染了人,应该说这个种属屏障还是比较严重的。但是感染人之后它的主要症状从我们普通的流感,比较类似,发烧、咳嗽等等呼吸道的症状,但是在偶然情况下也会导致人的肺炎,导致人的死亡,过去几十年里面,我们对猪的流感病毒,感染的情况或者说主要对人的威胁主要是在这么个情况。

李小萌:现在我觉得最令人感到紧张的是因为人和人之间的传播已经被证实了,像禽流感虽然影响也很大,但是还没有证实人和人之间会传播禽流感,这个传播又很简单,一个喷嚏都可以使得病毒传染,我们怎么样应对,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发现有病例的情况下我们是采取了哪些措施?

舒跃龙:首先解释一下,其实现在猪的流感病毒感染人,你刚才说的已经被证明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从传播的方式上来说,它的危害性肯定要大于H5N1的禽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仍然只是个案,没有这种情况。但是现在的资料,我们还不能碰到一例,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认为现在还不能判断它的传播能力到底多长。第二,这种病毒对人的致死性或者它的致病率到底有多高,我们主要的病例发生在墨西哥,墨西哥还没有给大家提供特别详细的流行病学、病原学的调查信息,所以我们在这个病毒的传播和致病率方面,我们还缺乏一些证据。当然我们也期待着更多的技术通过墨西哥,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通过其它组织给我们发布出来,让我们进行详细的评估。现在已经发生了,对中国来说还没有病,我们怎么办?我觉得总体的原则应该是堵外防内,科学应对。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目前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我们能不能堵住它,堵住它,大家知道,这个堵主要是靠我们的口岸,靠我们的检验检疫,国家应该已经启动了对于,特别是像来自墨西哥这样的人群,我们要提高对他的检疫的级别,比如如果有症状的,一定要进行医学的隔离和观察,应该要提高这个检疫级别。第二点我个人认为,对我们出去的民众,我们要出去旅游,我们要出去做生意,要尽快告知他们这个疫情的情况,告知他们这种新发的,刚刚发生的这种传染病主要的危害,让我们出去的旅游的人,出国的人他们应该完全知道这个事情。

李小萌:您刚才说堵外,各种口岸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地方,我也看到资料说,像猪流感传到人身上以后,有四五天的潜伏期,如果在潜伏期又已经有了传染性,没有症状的时候入境的话是很难防得住,很难堵得住的。

舒跃龙:说得不错,完全对,因为流感病毒可能和其它的传染病有一点区别,它的潜伏期没有这么长,它的潜伏期应该很短,大概是一到三天的时间,但是它的难处就在于什么?在出现症状前的一天可能就具有传染性,也就是能够分泌这个病毒,能够排出来这个病毒,能够感染别人,所以这是一个挑战。刚才我说的是堵外。但另外一个我们还要做好更多的技术准备,要防内,如果我们发生了这样的疑似病例,就是刚才说的防内怎么防,我们要做好怎么样的技术准备,这个涉及到我们的医疗机构,涉及到我们的公共卫生部门,医疗机构我想要借鉴,像SARS我们有定点医院,要能够把疑似病例及时进行医学观察和救治。对公共卫生部门要能够对这些病例进行时时的流行病学调查,就是它可靠的来源是什么,要对它进行实验室的检测等各个方面工作。

李小萌:对于H1N1亚型,应该说是一个新的病毒在人身体里边,对于这种新的病毒,各种医疗部门或者是检测部门来讲,提出的困难是什么?

舒跃龙:非常严峻的挑战,刚才你说的非常对,这是一个新的,这种病毒以前并不是在我们人群广泛流行的一个传染病,我们有这个能力不断对它进行应对,它是新的,我们以前对它的关注度不如像SARS,不如像禽流感,甚至不如其它传染病那么重视,这必然导致在技术产业上有一定的欠缺,现在我们作为国家疾控部门着力在做的,我们紧急在做的,主要一件事情就是要解决检测的问题,解决检测的问题现在的困难在于,我们国家以前没有这种病例,我们国家现在也没有这种病例,你拿不到这个材料,我们现在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国际组织和双边关系,希望能够从美国或者从加拿大能够拿到他们的标本,能够进来给我们进行测试,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他们的关系,通过这种国际之间的联系,我们现在基本上和美国CDC建立起来了热线联系,一个是通过正规的双方国际合作的渠道,另外一个通过我们的人,因为现在中美之间的交流合作很多,我们有一些同志也在美国进修,我们建立了这种热线联系,希望尽快能够把他们相关的技术引进到我们中国来,来帮助我们能够检测。同时我们另外一条腿也不能依赖于他们,所以我们紧急要启动检测新的病毒的检测技术的研究,要在尽快短的时间里面,能够把检测方法、检测技术能够拿出来,所以两条腿走路就是要解决刚才问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怀疑了怎么办,我们要检测。当然更重要的,我们定点医院要对他们进行救治。

李小萌:像上周五,世卫组织才通报这个事情,公众,包括像您也是那个时间才知道的,现在是三天的时间过去,您觉得在什么样情况下我们会像防非典一样,整个全面启动一个应急的机制?

舒跃龙:周末这两天,其实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第一要研究的就是这次疫情对中国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它的风险到底有多高,所有的专家,请了很多专家都在研究,都在判断这个事情,基本上现在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根据美国CDC,我个人的意见,这至少应该是一个要大家高度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我们国家现在还没有发现这个病例,但是我们应该尽我们的全力要做好应变的机制,应变的技术能力的储备。另外一个观点,我们要密切关注这起疫情的变化,到底是往好的方面变,还是要往坏的方面变,或者更坏的方面变,我们每天有专人,每个小时都要做这个疫情的分析,希望能够把这个情况及时地调整我们的策略。但是现在国家应该说,昨天我们应急办的领导已经启动了相关部门的联防联控机制,应该说类似于我们当时SARS或者禽流感的联防联控机制,这是政府层面的。我们技术部门现在就是,第一,我们要对疫情进行判断,要拿到最新的信息,做好技术准备工作,尽可能地使我们有能力来应对这起传染病疫情。但是从病原学上来看,因为它是个新发的传染病,应该说绝大部分人对它没有免疫保护力,绝大部分人员对它没有免疫保护力,现在的传播力我们还不明白。

李小萌:我们现在只能说,乐观的估计是说,如果传播开没有那么高的致死率,还是要好一点,可是现在并没有办法去判断。

舒跃龙:对,现在为什么没有办法判断?在墨西哥大家知道有死的病例,但是这个病传到美国之后,美国现在已经报道了20例病例,20例病例里面其实并没有一例死亡的。

李小萌:而且有治愈的了。

舒跃龙:很大一部分部分人已经治愈了,它为什么症状这么轻?我们希望像你说的,希望这种情况发生,那就比较好一点了,我们就不会担心像SARS,像禽流感,担心这种传染病。但是总体来说,我们应该关注它的变化情况,在美国流行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像现在一样,症状很轻,还是变得像在墨西哥一样,有重症病例,有死亡病例。

李小萌:对于公众来讲,可能既不应该恐慌,但是也不应该掉以轻心,从现在我们身边的事可以做的,可以进行预防的都有哪些手段?

舒跃龙:一个是我们想对公众做的什么事情,刚才说的,从我们的角度,我们要做好技术和能力各个方面的准备,把这个工作机制建立起来。另外我们对公众要做的,我们就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渠道,包括媒体,包括报纸,包括网络,要对公众进行健康教育、健康宣传,包括这些疫情的宣传,这个材料很快,我们已经在启动这个工作了,快大家会通过各方面获得这个知识,目的就是希望公众对这个有一个正确的认知。对公众来说应该怎么做,我个人认为,公众有良好的卫生习惯,是我们所倡导的,是我们所宣传的,因为流感病毒,只要你拿消毒剂洗手,或者拿酒精擦手,这样都可以有效地杀灭这些病毒。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公众来说,比如说通风对封堵传染病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你住的房子里面经常保持通风,更重要的是全民健康运动,大家应该健身,这可能是公众。

李小萌:是不是还应该补充一些维生素C这些抗感冒的这些东西?

舒跃龙:我认为这个。

李小萌:现在补来不及了。

舒跃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传染病的防治并不是把所有的东西给你,你把它吃下去就可以防了,我们要通过公共卫生的措施来达到我们防治传染病的目的,而不是仅仅依靠要大家先服用很多东西来防止传染病。

李小萌:像艾博拉、非典、禽流感,包括这次猪流感,都被一些人看作是人类过度对地球,对环境索取之后,自然界在报复人类,您也这么看吗?

舒跃龙:过去的几十年里面,我们每次新出现的传染病,大概占了70%以上都是来自于动物,也就是说本来以前只是感染动物,不感染人,后来变成了感染人,很多传染病都是这个例子。这种状况,我个人觉得肯定是和我们这种地球生态环境的变化是有一定的关系,这也是目前比较热门的研究学科,刚才你说这个情况,是不是导致所谓报复是我们的文学语言,我们科学意识,我们改变了地球的生态环境之后,怎么把它从一个感染动物的病毒感染到人,我们看到了这个现象,刚才说了,大部分传染病都是来源,但是造成它的具体机制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科学问题。

李小萌:如果对未来做一个预测,会不会不断地会有各种各样新的病袭来,因为我们人类的行为对地球的影响已经造成了,它也不可能一朝一夕改变。

舒跃龙:我个人认为,新的传染病还会出现,人类在历史一直是这样的,我们不会因为我们现在,或者说物质水平提高了,我们就能改变这种规律,近几年各种新发传染病,应该讲教训或者讲历史都告诉我们,这种新发的传染病在不断出现。

李小萌:是不是每一次我们只是被动地应对?

舒跃龙: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主动应对的程度,我们的能力还没有主动来预测,哪种感染动物的病毒能够跑到人身伤感染人,我们还没有这个能力。我们现在要做到的只能是加强这方面的研究,但是还达不到我们预测主动防控的技术水平。

李小萌:所以最关键就是当一个新病出现的时候,整个社会包括政府怎么迅速启动一个对人来讲最好的保护机制。

舒跃龙:这个应该就是说从SARS以后,全球都提高应对措施,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你刚才说的,来了我们应该怎么办,来了就是刚才我们所介绍的,来了我们首先在工作机制上,联防联控,各个部门协作,从政府层面启动这件事情,从技术层面上,各个部门也是相互合作,互相支持,来做这件事情,包括对公众媒体的宣传,也是通过各种途径让公众知晓这些事情,所以这些综合的措施应该来说是现在目前应对传染病,特别是新发传染病最主要的手段。

李小萌:谢谢您。

海外党翻墙回国

中国视频国外怎么看

华人海外看国内视频

友情链接